储物柜

千金难买我乐意

微博:鹤舞轻风

大雪纷飞。

悦来客栈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,一位身着玄色,腰悬玉笛的花间弟子走了进来,他不言不语,只随手拢了拢颈间毛茸茸的披风领子,却一下子就把全客栈人的目光吸引住了。


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就在山顶的纯阳宫里举办,华山论剑是无数江湖子弟的梦想,所以近日来来往往的武林人士犹如过江之鲫,俯拾皆是。


但这位万花弟子还是过于出众了,他极年轻,又生得俊美,整整齐齐地穿着万花谷的高阶弟子服,无一点多余的修饰,只披了件做工讲究的雪白披风,更显得他气度超然,风姿卓越,看上去就像是那种绝不好惹的厉害人物。

他的脸色有些苍白,约莫是屋外天寒地冻,多日奔波所致。


这位万花弟子出手也极阔绰,若不是他衣饰显眼,恐怕多数人都要以为他是来凑热闹的世家公子了。


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客栈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,伴着些兵器磕碰锁甲的杂声,领头的人匆匆扫视客栈一圈,冲着那万花弟子就喊:“方青砚!你胆子倒不小!还敢在武林大会露面!”


方青砚瞥了他一眼,恍若未闻,并不把这行人放在眼里。


这时,众人才知道这位万花弟子正是几年前名动江湖的少年英杰,方十七。因他年纪小,江湖前辈多有爱怜,故不常喊他的名字,多以十七代之。

会连名带姓这么叫他的,通常都是向他寻仇之人。


这悦来客栈是纯阳宫的山下据点,寻常人士不敢在此动手,来人起先也只敢叫骂几句,见方青砚不为所动,这才气不过踏入客栈。

刚跨过门槛,还没走进一步,此人便惊觉喉间有丝寒意,连忙踉跄退了一步,肩上厚厚的墨色披风就唰得脱落下来,系在颈间的绳扣被干干脆脆地一刀斩断,他却毫无察觉。


来人连忙捂住脖子,些微血腥之气飘散在风雪里,他有些不可置信地望向端坐着的万花弟子,方青砚朝他微微一笑,极是嘲讽。

方青砚一步没动,竟差点要了他的性命?


他嘶哑着声音,向同伴说:“救我,快救救我。”他不敢大声说话,生怕失血更快,更怕惹怒眼前的小魔头,落得一个瞬间殒命的下场。


“放心吧,死不了。”方青砚冷冷说道,他这招传音入密使得就极显功力,即便是站在最远处的人也听得一清二楚,入耳的音量和离他最近的人分毫未差,一想便知他从小就是被万花谷寄予厚望,精心培养的,而非半路出家的野路子。

方青砚颇感无趣,起身上了二楼的包间。


刚一阖上房门,方青砚便止不住地咳嗽起来,一明教弟子这才现了身形,手忙脚乱地给他端茶倒水,残月惊天上的丝丝血迹已被他擦拭干净。


陆焚影瞧着他略显痛苦的神色,颤抖的睫毛,颇为不忍,顿觉刚才下手太轻,一股暗火在心中慢慢积聚。


方青砚刚在华山山顶自废混元一脉,与纯阳宫得意弟子柳词道长恩断义绝,永不相见。眼下消息尚未传开,想必不久就会成为轰动江湖的大事了。


方青砚愈发觉得寒冷,他受了内伤,为了面子硬撑着不做调息,马不停蹄地飞速下山,此时心里又不痛快,早把华山的严寒天气骂了个底朝天,仿佛在怨老天故意同他作对。

他上山时,自恃功力深厚,只潦草穿了件单衣,身上唯一一件披风也是陆焚影强塞给他的。此时再冷,他也只能紧紧环抱着双臂,呵令自己不要再发抖了。


但在有意关心他的人眼里,不管是多微不足道的变化,总会被发现的。


陆焚影来不及分清啃噬自己心脏的到底是心疼怜爱,还是嫉妒愤懑,只又确认了一点,不管何时,无论何事,他都肯为他做的。

明教弟子一言不发,把方青砚紧紧裹在披风和被褥中间,再一把搂住,他的神兵被他绑在身后,第一次离他的双手这么遥远,仅仅因为他想去拥抱方青砚,为他取暖。


方青砚当然是死不了的,只不过自废一脉轻则修为减损,重则走火入魔,但当时方青砚也顾不了这么多了,他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去还柳词的情。

江湖人不是都说我负你么,好,我不要承你的情,我拿我行走江湖的立身之本,还给你。


方青砚的意识忽而涣散,连焚影问他现在是什么时辰都答不上来,一会儿又极耳聪目明,连屋外的树林里有几只麻雀在枝头跳跃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他一边额头发烫,像块烙铁,一边又浑身抽搐,不住喊冷,把焚影吓得个半死,心神不宁地守了他整整一夜没敢合眼。


方青砚突然轻叫了一声,“雪!在下雪。”


陆焚影不明所以,还以为他看到了漫天血雨的恐怖画面,又听闻他说,“白茫茫一片。”


“怎么了吗?下雪怎么了?”明教弟子手上的力道尽可能放得轻柔了,又略微强势地揽着方青砚的肩膀,以免他脱出掌控伤到自身。


方青砚脸颊绯红,略有泪意,“会穿透我的,躲不掉,会死的。”


陆焚影有生以来就没这么温柔耐心过,“不会的,我们有屋顶,碰不到你。”


方青砚还是怕,焚影也不计较,见道理讲不通,就立马去想别的法子。

他突然想到方青砚不止一次对他说过,万花谷有门武功绝学叫雪凤冰王曲,可令天地色变,催动冰雪,在风、雨、雪中更是威力无穷,无坚不摧,只可惜早早失传,连本残章断诀也没留下。

方青砚对此一直耿耿于怀,少时常想着何时能有大气运加身,把这绝世心法觅来修炼。


陆焚影一念至此,就将胸膛侧倾,悬空重合在这万花弟子的头颅上方,便是真有什么危险从天而来,我一力护着你就是了。


方青砚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他不要别人对他这么好,他甚至在心里隐隐觉得,他可能总要辜负这些人的。


明教弟子柔声说道:“你看,我什么事都没有,小花间。”


方青砚本来对那恐怖的雪是深信不疑的,但此时见陆焚影确实好好的在他眼前,又觉得似乎是自己想错了。

他稍微回了回神,觉得这么被人保护跌了他高手的份,伸手就把焚影拉了下来,和他一起平躺在客栈的床上。


方青砚这一拉没用什么武功,但对焚影来说,却比任何门派的绝学还要有效。他被拉住了,就不想挣脱了。


END

有灵感就继续写_(:з」∠)_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4 )
 

© 储物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