储物柜

千金难买我乐意

微博:鹤舞轻风

生日一百次 04~08

(4)

焚影一觉醒来,第一要务先看了眼微信,没有江无缺的消息,nice!他刚放下手机,就听见它震了一下,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很好,又是江无缺。此时的焚影不归有点崩溃,难道是他不应该鸽了训练吗?

没有这么严重吧,之前别人也有鸽过呀,我这么重要的吗??

说到底,他实在不愿意让方青砚失望。也许,很多人都觉得他太宠方青砚了,但他从不觉得那是一种负担,反而甘之如饴,就像是他用心驯化了最顽皮、最可爱的小狐狸,忍不住想带出来炫耀一番。

他想和江无缺直说:其实今天不是我生日,我是为了陪方青砚玩才这么说的,但现在又改主意了,因为我发现不训练,我就到不了明天。

江无缺会觉得他有病吧。最关键的是,方青砚那又怎么说呢?

他这一顿中饭吃的是心不在焉,味如嚼蜡,绞尽脑汁才想出来个说辞,让小明教去散排,不组排十二段了。

方青砚当然就不高兴了,“我听你的准时来了,你现在又说要散排,你真的是焚影不归吗?”

焚影无言以对,默默给他递了个组队邀请。

看到小明教不停被冰心推来推去,方青砚的火气也就散了大半了,嘴上却不饶人:“像你这样的弱智,需要被电一电。”

焚影一听就知道没事了,“去你妈的。”

打完明花毒后,焚影就立刻上了训练队的莫问,比赛尚未夺冠,无心庆祝生日。再说,聚餐的那家店是真的不好吃啊。

 

(5)

焚影第五次看到生日快乐时,其实很淡定了,我就说怎么可能是因为鸽了训练啊?难道是要让小明教达成竞技场全胜通关吗?这个也有点强人所难吧。

焚影想了想,还是借助下大家的智慧,上网搜索了下时间停驻,但搜出来的净是些爱侣间的酸言酸语。他暗自庆幸,至少循环往复的还是比较顺利的一天,要是翻车居多的话那就难受了。

方青砚说:“主要是一看你这个ID,再看我们打的明花,就知道我们是谁了。你改个ID吧。”

“我不改,我特地在亢龙改了名字再转服过来的,十一段知道什么啊。”就算知道,那正如我所愿啊。

焚影第五次这么回答的时候,心里有点冒火,他知道他不应该责怪方青砚,甚至就算他直接去问,“为什么要我改名啊?”

方青砚可能也只会回答,“没有为什么啊。”

焚影故意恶狠狠地威胁他:“下次,别让我看见你用花间或者气纯插旗。”

“我一辈子都不插旗几次的。”

“哦?我昨天看见你被天策按在地上揍,当时是【真的】想开个号过来,后来想想算了,给你个面子。”


江无缺私聊他:不开心啊?怎么都不太吱声的

焚影想,兄弟,我心理素质算好的了,你要天天和我一样,可能都进医院了。而且我都知道你下面要说啥了。

焚影依旧没有听从他上一次的劝阻,说:其实今天不是我生日,我是为了陪方青砚玩才这么说的。

他无所畏惧好吧。

江无缺照旧原地爆炸了一会,又有些八卦地问:然后呢?被17喷成狗了?

焚影:兄弟,你能不能盼我点好??

江无缺:不是啊,你陪17玩不得开心死了,为什么现在又不开心呢?很好奇。

焚影:我开心啊。和我不想和你说话,两者不矛盾吧?

江无缺:滚滚滚。

焚影想,方青砚就没你们这么话多,突然又有些不满足,想让他发现自己的异样啊。但我在他面前这么开心,他能发现才有鬼了。

 

(6)

今年的暑假好漫长啊。

焚影不归以为他天天打一样的竞技场会打到吐,没想到是连续六天吃一样的饭菜先吐了。

他的肠胃一直不是很好,但既然和方青砚约好了,他还是准时爬上了YY。

方青砚和他聊了没几句,就问他,“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?要不等你好了再打吧。”

焚影心中顿时涌起一股难言的情愫。

“小明教本来就菜,今天要是打不好,就可以说是自己身体不好了。”

焚影笑着骂他,“去你妈的。”

 

如果说前几次焚影还知道往哪个方向去努力的话,今天真的是一脸懵逼了。要么今天尝试下不打竞技场?如果真是这个原因,焚影也真的服气了。

他躺着无聊,就问方青砚:“在干嘛呢?”

“散排啊。”

方青砚看到的一直是“对方正在输入中……”又一直迟迟没有下文,有点急了,“你想说什么就说啊。”

焚影不归就问他:“如果你发现一直都在重复过同样的生活,会怎么办?”

方青砚秒回,“你说的不就是上学么?”

“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方青砚也不知道他具体是什么意思,又想了想,“那我希望至少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吧,做我喜欢的事情。”

焚影的心脏止不住地狂跳,他隐约觉得摸到了谜团的边缘,又觉得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

他吃了药,盖了条薄毯子睡在沙发上,屋里的空调打得正足。

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,他回忆到方青砚说这个盈缺奶歌是多少岁,今年八月出国,他心里不愿意方青砚这么关注一个女孩子的事,就打岔问他,你猜我今年几岁?

方青砚觉得他很幼稚,但还是配合地猜了一个,三岁吧。

焚影说不是,我17岁。方青砚笑了,你买了个号就变17岁了?CNXM好吧。

后来有一把气纯和奶秀先后暴毙,他俩争功,方青砚说是不是这气纯先死?焚影说这奶妈是不是不能动?

方青砚敏锐地感觉到他不开心了,就说是是是。等他情绪好了,又说你一个明教,如果打得奶妈到处乱动,你还玩什么明教啊?

……

他回忆得越多,他心中的结论也越明晰——他喜欢明花这个配置,他喜欢和方青砚打竞技场,他喜欢,方青砚。

 

(7)

焚影醒过来的时候,身体已经好多了,生日祝福也收到了。

他开始思索今天要怎么通关,他不想这么草率就把心意说出口,怎么也要当面表达吧。而且万一方青砚反应激烈,又真的到下一天了,好的血崩,GG。

他心里既甜蜜,又有些恍然大悟的快慰,同时就没那么迫切地想从每日循环的魔咒中解脱出来了。

 

方青砚觉得焚影不归有毒,真的有毒。

自从焚影昨天问了那个问题以后,他今天起来就发现哪里不对。首先是日期记错了,虽然暑假时确实记不太清是星期几,登上游戏后,又发现昨天自己散排号的分数掉了一大截??

恢复成昨天没打前的样子了。

方青砚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奇特处境,毕竟他本身对ACG动漫也很熟悉,这种套路多多少少还是见过的。

他有点想喷焚影不归,看,你问的是个什么弱智问题?现在好啦,亲身体验一下是吧?

但他又想向焚影不归坦白现状,他知道这个江湖上有很多人优待他、照顾他,焚影绝对是那些人里的前几位。一会儿又觉得不必如此,他告诉焚影,必然要承受一波汹涌激烈的关怀,奏效了倒好说,要是他也帮不上忙,那何必让别人忧心呢?小花间漂洋过海,已经习惯独自解决问题了。

 

方青砚今天打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虽然焚影的操作已经是极熟练了,照理说甚至是有些麻木了,但他在方青砚的事上总是很敏感的,“你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啊?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方青砚矢口否认。他和焚影配合了一阵,觉得每个毛孔都惬意极了。他认真打,焚影跟得上;他算得没那么细,焚影也知道他的意图,心态上就有点惫懒了。再说,他们的技术、意识本来也是碾压这个分段的。

方青砚说:“刚走神了,我只是觉得和你打竞技场挺有意思的,明花还是好玩。”

焚影不归:???

他打了那么多天,可以拍胸脯保证这天的剧本里没有这句话好吗。

平常这话他听了也会很开心,但是在刚刚明了心意的焚影不归那里,这种甜蜜完全可以放大一百倍。他的心柔软地汩汩冒水,都是甜丝丝的,说话的腔调里都藏不住笑意。怎么会有方青砚这样的人?这么会讨他欢喜,一切都恰如其分。

 

方青砚打完了这一下午,突然有点恋恋不舍的意思,难道这就是系统大神的用意?知道他昨天散排到的队友太恐怖了,所以给他安排了一场默契无比的明花配合抚慰他一下,而这本来也是属于他的。

他想,那明天应该就正常了吧?


(8)

那当然是没有正常。

 

“方青砚,你看我外观。”

“啊?”

“看我外观。”

方青砚这次点都没点开来看,“贼丑那套是吧,这个发型我都不想评价第二次。”话刚说完,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被打脸了。

方青砚打了一会,也问他:“如果你发现一直都在重复过同样的生活,会怎么办?”

焚影愣住了。

方青砚对他的沉默不以为意,自己也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。兄弟,你知不知道,就是你这个问题现在在搞我啊。

“那我希望至少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做我喜欢的事情。”焚影不归平时毫无伪饰的声音就已经很动听迷人了,此时把这句刻在他心间的话念出来,对方青砚冲击不小。

难道他也是??

方青砚噼里啪啦敲道:“今天是不是你生日?”

焚影不归一看他这么问,就确认了他的友军身份,“不是,我骗江无缺的。”

“我的天!兄弟!不打33了,说话不方便。”

  

两人把33推了之后,直接跳进了YY上锁的小房间,方青砚率先发问,“你是不是问我那句话的时候,就已经每日循环了?”

“嗯。”

焚影此时已经完全不急于解开这魔咒了,他的心情甚至很好,只有他俩有这样的际遇,颇有偷得浮生半日闲之感。“你呢?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“就是从你问我那天!你那天身体不好——”说到一半,方青砚的声音又有些不确定了,“你还记得你那天身体不好吗?”

焚影不归笑了笑,那自己觉察到得还挺快,不算失职,“记得啊。”

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?”

“早你一周吧。”

“卧槽,兄弟!在下佩服。”

两人说笑取乐了一阵,又讨论起怎么解除这个debuff,焚影将自己的尝试都和方青砚说了一遍,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

方青砚想了想,说:“我觉得问题还是在你身上,是你的言灵吧。你想,我本来没事的……”方青砚停下不说了,自己本就没有责怪他的意思,但这话听上去有点冲,就打圆场说,“还有点好玩儿。”

“你就说,我希望我顺顺利利,幸福快乐去过下一天,每一天。”

焚影被他逗笑了,“好傻啊。”

“那你是不是没说过嘛?”

焚影拿他是真的没有法子,“好、好,我希望我和方青砚顺顺利利、幸福快乐过好下一天,每一天。”说之前他觉得很傻,说完却觉得这像是情定终生的誓言了。

方青砚又说:“其实也还好,至少我们俩接头后,就不用非得每天都去打竞技场了。兄弟,你真的打了一个礼拜一模一样的竞技场吗??”

“嗯。”

“强!真滴强!哎?那我们是不是每天都要鸽一次奶毒啊?”

焚影笑出声,“好像是。”

“那好像有点残忍。”

焚影开解他说:“没事啊,每次她被鸽都不记得了,我们连理由都不用换。”

“可以,那你上周怎么没鸽我们啊?”

焚影笑了笑,不回答,你和她又不一样。

 

方青砚突然提了一个很技术性的问题,“我记得你说第一天你是在傍晚的时候睡了一觉,就又开启循环了是吧?那要是你睡了,我不睡,时间还能同步吗?”

焚影不归心中一紧,他下意识地就对可能令他俩分离的因素感到排斥,方青砚又说,“算了,想得头痛,那我们就尽量保持同步吧。”

“幸好你没在加拿大了,不然血崩。我们最好再定个接头暗号。”

“嗯嗯。”虽然方青砚现在是他的病友,但万一之后出现突发情况,令他们中的某一个回归正常,总得让病友心里有数才行。

方青砚说,“那我就发生日快乐吧,发这句话的就是我。你发什么?”

焚影不归听他这个口气,估计是已经替自己想好了,就说,“你想让我发什么?”

“喵喵喵喵。”

“。。。哦。”



TBC

去看青青直播啦~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5 )
 

© 储物柜 | Powered by LOFTER